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
——我市《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十条措施》解读

来源:邢台日报 时间:2019-06-27 10:00【字号:

  (记者杜烁)如何解决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“不敢贷、不愿贷、不能贷”问题?怎样才能疏通民营企业融资堵点?如何破解民营企业信息不对称、信用不充分等问题……

  日前,市委办、市政府办印发《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十条措施》,通过加强政银企沟通对接、推动企业挂牌上市、扩大直接融资规模、建立正向激励机制等十方面措施,有效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,支持民营企业健康发展。

民企融资“难”在哪里“贵”在何处

融资难,难在哪里?

  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侯子君认为,一是部分民企高杠杆下的融资难。难在其非理性扩张问题突出,经济上行期资金尚能周转,一旦外部环境变化就会陷入财务困境,“抽贷”“断贷”导致其资金链断裂,出现流动性问题。二是部分中小企业因经营困难融资难。难在因为经济发展方式转型、国际贸易摩擦等经济大环境因素,销售额大幅下滑、利润不足,银行根据其经营状况和风险程度,往往难以追加贷款,甚至需压缩贷款额度。三是部分企业面临市场出清融资难。一部分过剩产能、落后生产力面临市场出清,不符合银行信贷投向的趋势和原则。

  “小微企业‘担保’难也是融资难的一个原因。”邢台银行环城科技支行行长于见认为,相当一部分小微企业因房地产等可抵押物证照不齐或不合法,无法作为合格抵押物获得银行融资。此外,短贷长用,企业转贷难也不能忽视。一些小微企业存在建设厂房、购置设备扩大再生产等中长期融资需求,但银行相应的融资产品相对匮乏,或者虽有产品但准入条件较高,供需矛盾形成短贷长用现象。融资难还反映在小微信贷业务经营成本普遍较高,银行资金成本与实际经营风险不匹配。从管理成本看,由于小微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经营不规范、财务不透明、信用记录缺失等问题,银行获取和验证相关信息的管理成本较高。

融资贵,贵在何处?

  “在宏观经济下行周期及复苏期,货币政策向市场资金价格的传导过程中,因为资金风险溢价的对冲,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空间受限,企业融资成本高。”于见表示,融资贵,一是贵在小贷公司、网络借贷(P2P)等新机构新业态的贷款利率较高。各类放贷机构的贷款利率相差较大,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利率普遍较低。二是贵在从非银行机构借入搭桥资金的费用较高。由于企业销售回款与偿债支出错配,企业需要通过小贷公司、民间融资等非正规金融渠道进行频繁倒贷。

  总体看,由于民营小微企业多处于产业链末端,经营风险相对较大,从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角度看,融资收益必须要覆盖资金和业务成本和符合风险溢

  价,才能使得融资业务变得商业可持续。因此各融资主体只有在融资收益能够抵补高风险成本情况下,理论上才会对小微企业融资,这样必然就导致融资贵。反过来,如果融资主体必须降低对小微企业的融资价格,就必然精选经营风险低的融资对象,这样就会形成多数小微企业融资难。

  十条措施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

  “民营经济在稳定增长、促进创新、增加就业、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是我市经济发展的主力军。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金融服务民营企业工作。各地各部门及各金融机构积极出台措施,支持民营企业融资,取得一定成效。”侯子君表示,当前,我市正处于转型升级、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,部分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比较突出,成为我市推进高质量发展绕不过去的障碍。为此,我市坚持问题导向,出台十条措施,进一步打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管道,拓宽企业融资渠道、降低融资成本、提升融资效率。

  积极落实金融政策——

  落实普惠金融领域定向降准政策考核要求,将小微企业贷款考核口径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。

  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。创新运用支小再贷款先贷后借报账模式,对合格金融机构单户授信不高于3000万元的民营企业贷款和普惠口径小微贷款月度新增额给予“一比一”报账支持。

  放宽普惠小微贷款作为再贷款合格抵押品的标准,由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调整为单户授信1000万元及以下。

  加强政银企沟通对接——

  建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会商制度,定期组织金融机构与发改、工信、商务、科技、生态环境、农业农村等部门研究、解决金融服务民营企业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。

  深化“双推送”工作机制,坚持每季度向金融机构推送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,向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推送金融政策和金融产品。

  完善银企对接机制,通过金融走基层、进园区等形式,搭建多层次、多形式的银企对接平台,市、县每季度至少举办一次银企对接活动。

  提高金融机构服务能力——

  支持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多渠道补充资本,发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,将小微企业贷款基础资产由单户授信100万元及以下放宽至500万元及以下。

  引导和支持地方法人银行加快处置不良资产,将盘活资金重点投向民营企业。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下沉服务重心,下放民营企业信贷业务审批权限;运用金融科技改进信贷流程和信用评价模型,开展线上审批,提高授信审批效率。

  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及时办理续贷业务,推广无还本续贷。

  根据中小企业融资需求和经营状况,增加中长期贷款,推广以税授信业务,扩大银税互动范围;推广无抵押、无担保的订单、保单和应收应付账款融资业务。

  推动企业挂牌上市——

  加强后备挂牌上市企业资源库建设,各县(市、区)后备挂牌上市企业资源库企业动态保有量不少于8家,市级后备挂牌上市企业资源库动态保有量不少于100家。对入库企业建立台账、分类辅导、梯次推进、动态管理。

  各县(市、区)每季度组织1次专题知识培训,每半年组织相关企业到先进地区学习1次。

  到2020年底,各县(市、区)新三板以上挂牌上市企业实现全覆盖。

  加大对挂牌上市企业的政策扶持力度,对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和境外上市的企业奖励100万元;对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奖励50万元;对在石交所挂牌上市的企业奖励20万元;对通过借壳上市或将外地上市公司迁至我市的企业,视同首发上市。

  扩大直接融资规模——

  在完善债券保障措施的前提下,支持企业综合运用企业债券、公司债券、短期融资券、中期票据、资产支持证券等进行融资。市发展改革委负责组织实施“企业申请债券发行三年滚动计划”,探索研究成立市产业发展分基金,服务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发展。鼓励发行地方专项债,募集资金用于支持在建项目等。鼓励私募股权基金参与我市上市公司并购重组,提高上市公司质量。

  落实财政奖补政策——

  对金融机构按照规定发放额度在15万元以内的个人创业担保贷款,财政给予全额贴息。对金融机构按照规定发放额度在300万元以内的小微企业创业担保贷款,财政给予50%贴息。

  建立正向激励机制——

  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健全“敢贷、愿贷、能贷”的考核激励机制,力争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,有贷款余额的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的考核目标。同等条件下,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保持一致,提高民营企业贷款在新增公司类贷款比重。实施差异化考核,推动落实尽职免责机制,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,将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从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放宽到3个百分点。

  探索建立企业纾困体系——

  支持符合条件的政府投融资平台发行纾困债券,优先为民营上市公司或具备上市潜力的优质民营企业补充流动资金。鼓励国有企业、金融机构和民营企业共同出资设立纾困基金。引进国有大型资产管理公司、私募股权基金等机构,参与不良资产处置化解。鼓励县(市、区)政府设立应急周转资金,对辖区内有发展前景但暂时遇到困境的民营企业实施救助。认真组织清理政府部门及其所属机构、大型国有企业因业务往来与民营企业形成的逾期欠款,严防新增拖欠。

  健全融资担保增信体系——

  在可持续经营的前提下,政府性融资担保、再担保机构对单户担保金额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担保费率原则上不超过1%,对单户担保金额500万元以上的小微企业担保费率原则上不超过1.5%。到2020年底,有条件的县(市、区)设立政策性融资担保公司,并建立融资担保风险补偿制度。

  推进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服务中心改制进程,做

  大担保资金规模,扩大合作银行范围,为中小企业提供差异化融资担保服务。

  加快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设——

  利用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(邢台),加强信用信息的归集共享,依法推进企业信用信息公开。建立完善企业守信“红名单”和失信“黑名单”制度,加强联合惩戒和联合激励。依法打击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,整治各种金融违法犯罪活动,严防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。